中国奇石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载入中...
 
查看: 5358|回复: 95

只是一个罗-布泊,不止一个罗-布泊。(一)(红色兵团2016穿越纪实之一)

[复制链接]

76

主题

576

帖子

955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55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06-12-24
发表于 2016-5-4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次既神奇又幸运的穿越,这是一段牛B与傻B齐飞的旅程。不能因为好的结果就忽略糟糕的过程,写下来是想提醒大家,不要随便和大自然开玩笑,否则,它会还你更大的玩笑。如果要去无人区,一定要做足功课,不然,等待你的很可能就是全军覆没。有人说我们牛B,有人说我们傻B,作为亲历者,我不做任何评价,对我来说,这只是一段回忆。
     事情从头说起。大概2月下旬的时候,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当时死撑,到三月初不行了,一查,整了个中度抑郁。这个东西没有病根,好吃好喝日子过得好好的,突然脑子就进水了。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手机也关掉,不出门不和人说话,完全封闭了自己。刘老师也没办法,看着我要死不活的样子也只有干着急。有天他回来给我说:“有个俱乐部要去穿-越罗-布泊,你去不去?”我当时在床上躺着,眼睛直勾勾看着天花板,只反问了一句:“过不过楼兰?”。他说:“不一定,还在办手续。但是小河墓地和太阳墓地是肯定要去的。”我说那我不去了。说实话,我对越野没有任何兴趣,对罗-布泊也不感冒,我真正感兴趣的是楼兰和小河墓地。记得初中毕业的时候,我们班有位叫汪全兴的老师,给了全班同学每人一个信封,让我们写20年后的自己在干什么,然后把信封封上,说20年后同学会的时候再打开让我们自己看看,到底梦想都有没有实现。我写的是我是个考古学家,带了一帮子人在挖掘秦始皇陵。。。。从这可以看出,当年我的第一志愿是考古,第二志愿是当一名特工,当然,这些都不可能实现了。长大后也只能关注关注,书柜里的书百分之八十是关于历史和军事的,看看就行。
     当时刘老师就死劝活劝:“去吧去吧,待家里也没事,正好治治你的病。你只要跟上去,拿个DV拍一拍,回来把游记一写就完成任务了,别的不用管。”考虑了一天,想想还是去吧。到罗-布泊百度贴吧看了看,毕竟还是有那么多人哭着喊着要去,而且还是有机会去楼兰的,那么多年的梦想就有可能实现了。出发前一周,跟着俱乐部从古尔图穿越到了艾比湖,算是做个热身。回来后就给俱乐部做了宣传海报,写了活动召集帖,然后准备各种物资,就等出发了。




3月17号中午,大蔡哥来接我和刘老师,整个车被我们塞得满满的,车顶上两个油桶格外显眼。在加油站加油的时候,工作人员问那是羊皮筏子么?听说我们要去罗布泊,还拿着相机来拍照,我也是醉了。



特意留了一张全身都干净的照片,估摸着穿出来肯定没人样了。



当天晚上赶到鄯善,吃完饭后大家分头采买食物和水。因为我不吃羊肉,刘老师特意给我买了一箱方便面,当时我还埋怨他买多了。可正是这箱方便面,帮了大忙,当我们被困在罗-布泊时,这是我们吃的最后一顿主食。之后宾馆集合开会。在背诵了毛主席语录,充分领会了三个代表先进思想以后,俱乐部首先展开了表扬与自我表扬。“我红色兵团越野俱乐部过去在各级领导的英明指导下,各位胡逼咧(新疆话)大哥齐心协力,齐抓共管,在爬坡上坎、翻山涉水的越野道路上取得了一定成绩,展望这次穿越活动,哪怕困难重重,我们也一定也能克服,直至成功”。。。。。伴随着和谐的会议氛围,短暂的说正事时间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瓜子与啤酒齐飞的打扑克时间,作为参加此次活动的唯一女性,没人跟我闲聊,我只有回房间早早睡了。






第二天大早上出发去库木塔格沙漠,穿越库漠是第一步。这个沙漠新疆人很熟悉了,在鄯善县城南,是世界上离城市最近的沙漠。几年前来过,进去露营了一晚上就走了,没有深度穿越过。在“海市蜃楼”观景台拉横幅合了影,伴随着车队拉起的阵阵沙尘,我们的穿越之旅正式开始了。









关于越野,有人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有人说是一种运动,有人说是吃饱了撑的,有人说是汽油多得没地方用……但是在这群爱好越野的人心中,它代表的是一种精神。不为征服自然界的一草一木,只为征服自己,征服藏在内心的懦弱。驾着越野车载沙漠里潇洒前行,“乘风破浪”,是每个越野玩家的最爱,惊险刺激,挑战极限。我也是第一次体会这种刺激,在连绵的沙丘上翻上翻下一整天,说实话,分分钟真的就激发出你那种兽性和征服欲……





在库漠里,有好几口被车友称为“锅”的地形,中间低,四周高,车下到“锅底”以后, 沿着“锅边”一圈一圈绕上来,他们称之为“涮锅”。出发没多久,我们就到了“英雄锅”。俱乐部的顶级车手贵勇哥给我们表演了一下“涮锅”,确实看得心潮澎湃啊。锅比较大,相机拍不全,我们也没钱搞航拍器,只有两三张照片,大家脑补一下就行了。看我站的角度,锅还是又大又深的。








涮到锅沿以后,得骑“刀锋”下来,整个过程还是比较考技术的。在英雄锅我们还遇到了另外一帮车友,他们有个车就死活上不来,涮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我们贵勇哥还是很厉害的。



继续在沙漠里勇往直前,但勇气和胆量并不意味着鲁莽,需要技巧。在上坡时一定要猛,速度要冲得起来,由于沙子的阻力非常大,一丝迟疑都会降低你翻越沙梁的成功率;下坡时一定要勇、要有胆量,因为上坡时沙丘背面的情况我们谁都无法预知,冲到沙梁上如果踩着刹车顺着下坡往下滑,沙子的阻力很有可能让车发生侧滑,甚至会翻车,所以需要发挥驾驶者的胆量,在下坡时加着些油门往下跑,控制好车速,快到坡底时瞬间加大油门,让车头有一个抬头的动作,流畅顺利地通过一个沙丘。
队里车手有老手,有新手,遇到不好过的地形时,队长会下来指挥。



一路比较顺利,在又翻过一个沙梁的时候,先到的车停下来休息,等待后面的车。这时候我听到克哥在对讲机里喊:“前面这个坡怎么过?”队长哇啦哇啦喊:“没事,凭感觉过!”……于是,我们就眼睁睁看着克哥的车腾空了,车头一下栽到了沙里。刘老师抓住了车飞起来的一瞬间。




大家赶紧冲上前去,还好人和车都没事,就是保险杠撞掉了。大家都在笑,说队长你也不给人家好好讲讲,让人家凭感觉过,克哥的感觉就是“飞一般的感觉”~~~翻越沙梁本身就是沙漠行车中难度最大的技术活,在上坡时一路加油,快到坡顶时收油,利用沙子的阻力帮助减速,不要刹车,当车身三分之二通过坡顶,车辆栽头的时候就要一路加油冲下坡。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掌握好翻越坡顶沙梁时的速度,太快就会飞车,太慢就会陷车。比如下面这张照片。






一路走,一路陷,后来连贵勇哥的车都陷了,我们几个坐在梁子上看热闹,有人交代说千万不能说连车神的车都陷了,那不是别人在拖他,是他在拖别人,哈哈哈~~所以,车神陷车的照片我就不发了,发一张车神的帅照行了~~





一路走,一路欣赏美景。不得不说,库漠真的很美。绵延起伏的沙丘重重叠叠,一直向南面的天际线延伸,会使人产生沙漠与蓝天融为一体的错觉。也是一片辽阔的海,横卧在陆地洪荒中央。在风的召唤下,泛起银色的波浪。



进沙漠才没多久,东哥的车就坏掉了,当时就返回鄯善修理。时间已经过午,我们决定到沙漠中间的一口井那里吃点东西,等待东哥汇合。 这个井,在被他们称为“大平台”的地方。从照片可以看出,地势很平坦。





就一口孤零零的水井,已经干涸。我问师傅,这井多少年头了?师傅望着远方,悠悠地说:“在1894年的时候……”,话还没说完,就被刘老师打断了:“你别胡比咧,这就是这两年人家旅游局挖的”……



这才出来半天,鞋子里已经满是沙子了,赶紧整理一下。



大家简单吃了点东西,东哥的车还没到。之前在对讲机里一直在呼他,偶尔有回应,但是听不清楚。在这之后,关于使用对讲机,我犯了和东哥一样的错误,暂且不表。大家拿出卫星电话,得想办法联系上他才行。



最后还是用对讲机联系上了,商量好了在前面的“好汉锅”会和。又是一口大锅,越野爱好者的最爱。锅底还有一辆面目全非的车半掩在沙中,这触目惊心的场景就是在提醒大家:“越野有风险,撒欢需谨慎!”




这应该是哥哥们最快乐的时刻,“沙漠涮锅”,就是沙子常年由于风的推动下形成的圆形漏斗状沙坡,车辆可依靠惯性做较快匀速圆周运动的一种刺激越野方式之一,无论是驾驶还是观赏都在直击你的感官。反正我是看傻了。










玩够了,天色不早,穿过库漠,大家到鄯善补给油料。因为天气太热,我们穿得太厚,我还跑去给刘老师买了两件衣服,在鄯善新城区,只买到两件山寨耐克。。。短暂休整后,直奔鲁克沁镇。



在鲁克沁,我们吃了文明世界的最后一顿晚饭。历史悠久的小镇,因为几年前的暴恐事件而闻名全国。食物和瓜果都很便宜,至少小贩们很热情友好。我吃不成羊肉,要了份鸡肉砂锅,15块一份,肉很多,比起新疆的物价,算便宜的了。










吃完饭继续赶路,天已经黑了。经过迪坎尔乡,又进沙漠。车不得不停下来放气。





本来按原计划应该到库漠神泉扎营,但是实在太晚了,走夜路也不安全,最后大家决定就在离迪坎尔村十几公里处住下。在营地,还可以远远看见村里的灯光。
除了常年奔波于从迪坎尔村到罗布荒原上的司机和偶尔的旅人以外,几乎没多少人知道这个小村庄。这里是通往罗布泊、楼兰古城以及丝绸之路“大海道”的必经之地。至今这个村庄仍保留着古朴的居住形式,我们一路经过土坯围就的低矮房屋,房顶上落满厚厚的沙尘,若不是有梭梭柴的存在,你很难发现这个与沙漠一色的村庄存在。









累了一天,大家吃肉的吃肉,喝酒的喝酒,我发了条微信报平安,简单吃了点东西就钻进帐篷睡了。本以为会睡个好觉,没想到半夜被喊叫声吵醒,狼来了!!还是两只!!
听到喊声我一下坐起来,第一反应是拿DV,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还没等我把外套穿好,狼跑了。只有等天亮起来拍狼爪印,还是比较清晰的。前天晚上他们吃的羊头肉放桌上没有收,被狼叼到一边啃了个干干净净。





回来后我才想起,在《狼图腾》里看过,蒙古人说,在野外遇到狼,会有好运。是的,我们能毫发无损走出来,百分之九十是运气。收拾行囊,又准备出发。这才第一个夜晚过去而已,我们兴致勃勃,充满激情,总以为轻轻松松就能穿过这片死亡之海。其实,根本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考验在等待着我们。   



(未完待续)。












点评回复
[url=]使用道具[/url] [url=]举报[/url]



载入中...
 
中国奇石网 - 声明

1、[严正声明]本站所有的资料或信息(例如交易信息或各类广告),仅供访问者参考,不承担因此给您带来的任何责任;
2、本站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侵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以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3、风险提示:建议买卖双方采用淘宝(支付宝)交易或 站内担保 交易,以防被骗。不怕风险不想通过淘宝(支付宝)或 站内担保 交易的,请尽量选择安全性“相对”较高的通过本站实名认证的卖家(或买家),并注意控制为小额交易,同时还需注意实名一方账户或收货人地址是否与实名认证中的实名相同,如有不同务必采用担保交易。

76

主题

576

帖子

955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55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06-12-24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不问出处,更不问巾帼和须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576

帖子

955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55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06-12-24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

主题

576

帖子

955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55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06-12-24
 楼主| 发表于 2016-5-4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晚上没睡好,头痛欲裂。起来的时候,已经有两辆车分头出去找路了。 阿邱哥把刘老师给我买的那箱方便面全煮了,还打了些鸡蛋在里面。我吃了三碗,因为不知道下一顿饱饭是什么时候了。这时候大家想起我们送给矿场工人的那一袋土豆了,如果今天再走不出去,至少可以白水煮土豆蘸点盐巴吃……

吃完饭收拾东西,原地等探路车的消息。我给师傅开玩笑说,如果我和刘老师只能一个人活着出去的话,一定要把我留下,把他带出去。因为没有他,我是活不下去的,他就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师傅嘿嘿笑着说:“到时候,我把他一脚踢到山底下,再把你打晕扛出去。”我说,那我出去就先杀了你,然后自杀。把他吓得不轻。



茫然无措等了半小时,重大好消息传来:找到路了!!GPS显示,顺着路向南走,就可以上到去罗中的公路!!

有路就代表着有希望,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赶快回到文明社会吧,我们在这无人区,待得也太久了。多么讽刺。我们千里迢迢迫不及待地来了,如今却又被鬼追着一样迫不待要离开。

要离开这个大坑上路,还得翻一个满是浮土的大坡,为了减轻车的重量,我们是下车走上去的。在坡上,意外发现了前人遗留下来的一个大空滤,一双破烂不堪的靴子,还有一个已经变形的碗,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在这里发现这些物品,我的心里又踏实了一些,说明这里有人来过,这确实是条路。



开始行走后才发现,在这样的路上行驶,异常艰难。道路像一条爆绽的青筋,坚硬盐壳上的小路,刚好容纳一辆车的宽度。





走了一段,地貌又有了变化,到处是林立的土丘。我总觉得,特别像“土林”。这些奇特的“土质山林”地貌为远古时期该地区所处的湖盆沉积层在造山运动影响下,随着水位下降、湖盆抬高,并在气候及河水侵蚀切割之下形成的。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欢迎专家指正。





荒漠大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刮着,会雕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我坐车上无聊,只有展开各种想象。有的像马头,有的像人脸,甚至还有房屋和桥梁……

那是眼睛吗?
不过是两个坑,其中一个坑鼓出了一个圆形的土块,看上去像个眼珠……

再 看那边,多像一个小人国的城堡啊!真是神奇的罗-布泊!






这个时候大家心情还是比较放松的,车台里大家一直在讲笑话。什么充气娃娃、充气骆驼,荤段子满天飞。尽管道路艰险,但彼此还是加油打气,当然,担车,拖车什么的,都已经习惯了,在罗-布泊,你不被人家拖一两次,回去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纵身一跃的师傅。



车行至中午,大家只有简单吃点东西。我们的车上是没有任何吃的了,除了一点消磨时间的瓜子和花生。哥哥们都拿出了他们仅有的食物,分享给我们~~真的很感谢,一路上都特别照顾我,有什么好吃的都先招呼我,写到这里,好想哭……



中午的罗-布泊,太阳正在头顶,热浪阵阵。科学家说,太阳离地球1.5亿公里,但是,我觉得,太阳离罗-布泊好像只有一公里。这里是真正的死亡之海,这个地方真是连鸟都飞不过去,没有任何植物,没有任何动物。

继续赶路。这个时候已经干燥得不行了,喝水的次数明显增加。行进一公里只是理论上的行进,因为你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如果没有车的颠簸,我们都会认为自己是静止的。




罗-布泊,真的超乎你的想象。



这是罗-布泊历史上首位交通警察。烈日暴晒下,漫天黄沙中,他没有防晒霜,没有帽子,没有口罩,甚至,没有工资!仅凭一份对交通指挥事业的热爱,他在岗一分钟,奉献六十秒,把三尺土台变成了自己的人生大舞台,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劳确保了几十年都不会有一辆车经过的无人区道路交通的通畅、安全、有序,被红色兵团队员亲切地赞为“马路指挥家”……(红色兵团财务部长--赵文举,哈哈)



从早上到现在马不停蹄跑了4、5个小时,不知道吃了多少灰,这时候来到一条岔路口,有一条路向东拐。领导组开会决定:走这条向东的路!理由是,走蛇形,向东走一点,再向南走一点,这样能更快直接到罗中镇。





团长的车打头阵,在前面探路,我们紧随其后。然而这条路更加艰险,没走多远,我乘坐的车就被坚硬的盐壳扎破胎了。后面的车赶紧跟上来,帮忙换胎。大蔡哥的第二次坏车,其实也是幸运女神再次伸出了眷顾之手,使我们少走了冤枉路。

在这期间,第一次,团队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因为路线问题。有人质疑为什么又更改路线,有人纠结为什么前天晚上不走核-爆点。团长在前方探路,矛头对向了本该担任带路责任的队长。按道理,领队就是负责带路的,但是因为出来前三天,找矿的过程中,队长有几次方向不太明确,带我们走了Z字形路线,大家觉得费时又费油,后面就直接把他“罢免”了。。。队长也很无奈,其实,怪不了任何人,我们团队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没有人穿越过罗-布泊,没有人知道路。就像队长说的:罗-布泊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我们都只有摸索前进。。鬼知道这天杀的路到底在哪里?!






架吵完了,车胎也换好了,大家心事重重地上车,准备追上团长的车,这时候,对讲机里传来噩耗,探路车传回消息:前方没路了……团长下令,原路返回,继续向南走。不幸中的万幸是,因为爆胎,所有车辆才没有跟上去走进死胡同,毕竟油都不多了。

天热加烦躁,我感觉我的抑郁症更严重了。照什么像,拍什么DV,哪有那个心情。回到岔路口,刘老大的车向南边探路,大家都把车停下,检查车况,清理一下空滤,等待团长的车回来。

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老大那里,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老大传回消息:向南边也没路了,绝路。

我的脑袋就感觉“轰”地一下。向东也没路,向南也没路,我们该往哪里走?看着这茫茫的罗-布泊,比空旷更空旷,比洪荒更洪荒。难以抑制的惊恐一丝丝发酵起来。

如果把这片神秘的盐壳之地比喻成一个巨大的房子,我们已经跨进离了门槛,一直没人阻拦我们。我们不知道这所房子的主人是谁,不知道他躲在哪里,更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我们。。。




“往哪里走?”这是我们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根据GPS显示,向南一直走确实可以到公路上,直线距离大概还有40公里;而团长走的那条向东走的“绝路”跟前,GPS显示离余纯顺的墓碑坐标点还有5.6公里。当时文举哥就毛了,说:“就这40公里,挖条路出来也要走过去!”

而东哥和小蔡哥他们的意思是,就这地貌,走不了几公里,绝对扎胎,到时候都得歇菜,建议当下返回核-爆点,直接到34团,考虑到很多车的油料走不到那里,到时候就把所有的油都给两辆车,那两辆车开到34团拉油回来救援。基本上,这个提议得到了一致符合,当时我也举手了。

这时候又有人质疑,为什么死活不去核-爆点?如果一开始就往那走,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因为这是队长制定的路线,又开始觉得队长不坚持。有人告诉队长说:"就按你的路线走,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一直不爱说话的克哥悠悠地说:“关键是将在外,帅也在外啊!”

哈哈哈,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气氛好像缓和了一些。其实,事后想想,在这种重大决定跟前,敢站出来指路,就已经是一种担当了。团长也好,队长也好,包括一直在找路的东方哥也好,这就是吃力不讨好的活,路对了,皆大欢喜;路错了,千夫所指。




而此时此刻,探路车上的团长和师傅,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团长说:“既然要挖,挖那40公里,还不如从这条路挖6公里,到余纯顺的墓跟前,那里离公路就不远了。”师傅说:“我们的坐标点都是别人给的,这个经纬度万一错个一分一秒,那就是把兄弟们往死路上带啊!”团长一咬牙,在对讲机里下达了最终决定:“全体返回楼兰!”因为到了楼兰,必然有路,当然,前提是我们昨天擦肩而过的确实是楼兰的话。

出发前,东方哥发表了演讲,中心思想如下:一、不能再走错路了,就是要再寻找路,也只派一、两辆车出去,剩下的车节省油料等待。二、统计油料、统计食材,做好应对一切突发状况的可能。

一样的路,再走四个小时回去,看着窗外,除了盐壳还是盐壳。
有人说不喜欢海洋,海洋无边无际,令人绝望。
真正令人绝望的,其实是罗-布泊。
海洋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生命----动物、植物,巨大的、微小的。
可是,罗-布泊只有死去的生命。

我感觉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恐惧和烦躁已经到了顶点。世界已经太遥远,那个五彩斑斓的、曾让人五味杂陈的世界已经与己无关。 如果车出故障,或者再找不到出路,将只能靠随身带着的可怜的补给维持生命直至救援出现。



在回去的路上,我才知道,我们在走这条向南的路候,团长在路边放置了一个咖啡罐,里面留了张纸条,写了我们每个人的名字,还有此行大致经过,又放了三瓶矿泉水。因为这条路几乎没有人走,为免以后有人再走冤枉路,他想提个醒。这下向南不通,回去的时候又在纸条上补写了一行:向南不通,向东也不通,只有向北。如果以后有人再跟着我们的车辙印走上这条路的话,希望他们能发现这条线索。在罗-布泊,并不是有车辙印的地方,就是有路的……

因为明确了路线,现在需要明确的就是目标。团长在对讲机里问:"楼兰-遗址,什么样子,跟昨天我们见的土垠差不多吗?”我拿过对讲机:“差多了,楼兰比那大得多,有著名的三间房。”他问:“那是不是到了那里,你就可以确定那是不是楼兰?”我和刘老师当即表示,只要到了遗址,是不是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出,百分百可以确定。 他说那就行了,我们就奔着那去吧。

一路无话,我已经懒得说话,只是在心里祈祷,那可一定要是楼兰啊。
路上还远远地看见了龙卷风。如图。



这时候,对讲机里又传来坏消息,昨天晚上熄火的车,因为水箱温度太高,又搁浅了。本来他们的车在我们前面,但是在一个小时前,我们就超过了他们,他们那时候就已经在停车等温度降下来了。这一个小时过去,我们已经拉了他们几公里远了,偏偏几个懂车的哥哥都离他们不近。

团长下令,腾出一辆车来,把所有行李卸在路边,空车返回,接上懂车的小蔡哥他们,回去实施救援。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身影,提了个工具箱,在路边艰难地往回走。

是东方哥!!他坚持要步行回去修车,因为大家的车油都不多了,开车回去太浪费油 。看着他一步一颠簸,连水都没拿一瓶就这样走着,那一刻我的情绪真的是不受控制了,太想哭了,这狗日的罗-布泊,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个身影,可惜没有用相机记录下来。在这种最绝望的时候,这个团队,这些人,真的是给了我无限的正能量。那一刻,我觉得他是个英雄。
最终还是团长截住了他,这几公里走回去会把人走晕厥的。故障车只能在大家的遥控指挥下,一点点的找原因。

大概在六点半的时候,我们前面几辆车终于返回到了昨天晚上扎营的那个大坑。两辆车出发去寻找楼兰-遗址,两辆车在大坑中等待,还有四辆车还在返回的路上行进着。
刘老师爬坡上拍照去了,我就跟个木头一样站在坑中。这时候东方哥从车上卸下来做饭的工具,说要凉拌黄瓜。他看着我,说:“美女,来做饭。“
所以说啊,千万不要跟女人讲道理,前一分钟还把人当英雄,后一分钟就对着人乱发脾气。当时我的情绪已经不受控制了,我心想谁还有心情做饭啊?我板着脸说:“接下来怎么弄?”东方哥一愣:“什么怎么弄?车不是找路去了吗?”我说:“就一定能找到路吗?今天不也说有路了吗,结果那是路吗?”他笑着说:“咋了?怕死啊?西藏没把你吓死,罗-布泊把你吓死了?”我嗓门一下大了:“我不怕死,我是觉得死得冤枉!我出来一趟,还什么都没看到呢!就要死了吗?!”他说:“哎呀,这不马上就可以看到楼兰了吗?”
我还想发脾气,正好刘老师从坡上下来拉住我,他说你咋回事,刚不还把人家佩服得不行吗,你还要在对讲机里夸人家,我死活拿着对讲机不让你乱发表言论,这下你又跟人家吵什么吵?我说我有病,别理我。其实,那个时候,换成谁跟我说话,我肯定都是这个死样子。

正在这时,从车里的对讲机里传来天籁一般的声音:“告诉大家两个好消息:一、楼兰找到了。二、坏的车修好了!”
我和刘老师一听,拉开车门就往上钻,大蔡哥油门加得大大的,都想快点到遗址跟前。刘老师说:“这会儿正是光线最好的时候,这都是天意,她就是要我们去看她一眼!”
熬过心急火燎的三十分钟,远远地,我就看到了山丘上残留的佛塔,还有那闻名于世的三间房。



车到跟前,我和刘老师就跟疯了一样跳下车就跑。神秘的楼兰-古城,这座在浩瀚罗-布荒原中沉睡千年的伟大城堡,终于出现在眼前。



两千年了,埋在沙土中的木基墙,傲立的立柱,硕大的横梁都证实了往日这个西域城邦的繁华和富有。但今日,除了面对荒漠的颓垣残瓦和遍地散落的陶片外,楼兰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证明其曾经繁荣强大的痕迹了。她的消亡,成了千古之谜。









这座濒临坍塌的佛塔,也是楼兰的重要标志建筑之一。





到处都是土和沙磊砌成的残垣断壁,孤零零地站着,旷古凝重,了无生机,苍凉而悲壮。





墙垣之间,偶尔能看到散落的胡杨木,还能看到几块动物遗骨和古瓷片。在这里,随便抓一把黄土就能触摸到历史。





这些木桩就像一些具有灵性的士兵,面无表情,守护着黄沙之下的阴魂。



除了风。没有任何声音。

这个地方曾经人声鼎沸,曾经商贾繁盛,曾经生儿育女,曾经夜夜笙歌……
现在,那些人一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留下隐约可见的古城墙、街道、房屋和烽火台。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呢?没有人知道。被流沙掩埋了2000多年,即使是最富于想象的诗人,也很难再咏唱她跌宕悲壮、充满戏剧性的往事。







很想问一问夕阳,你是否见过出城迎战匈奴和其他蛮族的楼兰守备部队,是否见过楼兰或在楼兰停留的大商队,是否见过驮着中原华贵丝绸布匹沿丝绸之路去往西方的无数骆驼....







当我用手触摸三间房内那冰凉的台阶,当我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时候,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明明擦肩而过,却因为迷路生生被拽回了这里,这在千年以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我今生注定要和你联系在一起。不管我在什么地方,不管我是何种身份,我终将知道你的存在并去寻找你。不,不是我在找你,而是你在呼唤我,这是一条回归之路。。。

感慨万千,却又终将分别。万分不舍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从烽火台那边有两个人朝我们走来。没错,是活生生的人。按理说,在这非旅游开发区,你就是在这住上一个星期,都不见得能遇到人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来呢?
我们小声议论着,猜测这两个人的身份和来意。终于他们来到了我们跟前,原来是若羌县政府的人,来考察修路的,没想到他们的车陷在几公里外了,看我们在照相,就按佛塔的方向走直线距离来寻求帮助。这就是天意啊...楼兰古城邀请我们回来看她一眼,又不早不晚的遇到了陷车的当地人,冥冥中就是在为我们指引方向......

我们询问了一下正确的出罗-布泊的路线, 然后贵勇哥和大蔡哥的车分别带上他们两个人,前去救援。



把他们的车拉出来以后,贵勇哥返回去接车队,县政府的人提议我们跟他们走,毕竟他们熟悉路。一开始我们拒绝了,让他们先走。等了一会,大蔡哥说我们还是跟上吧,看这路况,我们自己不一定走得出去,总得有一辆车知道正确的路线。我在对讲机里跟大部队汇报了一下,说我们慢慢跟着走,谁也没想到,就此,我们就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

一路尾随,没走多久天已漆黑。我在对讲机里不停呼喊队长和团长,却得不到任何回应。我这个时候并不知道,我犯了大错。
这一走,就是两个多小时。十来公里的路烂得不成样子,我们只能跟着他们在土包里拐来拐去,一路上大蔡哥和刘老师都在记经过的标志性的事物,我也一直在用对讲机呼叫,还是没有回应。

前车行至一三岔路口停下来,似乎在等我们。我们赶紧追上去,县政府的人告诉我们,他们要左拐了,回营地,我们应该朝右拐,只有这一条路可以上公路,全程大概93公里,途中20多公里处会经过湖心碑。上了公路,也就是S235省道,往左再走50多公里,就能到罗-布泊镇了,那里有宾馆有饭店,可以休息。

要分路了,可还是联系不上大部队,我们想借他们的卫星电话,可他们说你们走一段手机就有信号了。我心里开始着急了,提议说我们就在这等他们吧,毕竟只有我们知道正确的路。可大蔡哥和刘老师的意见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跟来,因为我们走的时候他们还在对讲机里说要修车,返回我们也没油了,现在只有上公路,等手机有信号的时候联系他们,到了镇上再拉些油回来接他们。我说,可是这是个三岔口,他们万一走错路了怎么办?他们并不知道该右拐了呀!

大蔡哥拿出来一个红色的空滤盒子,放在我们右拐处的一个土包上,说他们看到这个就知道是我留的记号,知道该右拐了。做好标记,我们只有向这条唯一的道路深入。我在车上担忧地对大蔡哥说:“他们会骂死我们的。”大蔡哥说:“没事,都是兄弟,我也是为了赶回去拉油去接他们。”



而此时此刻,联系不上我们的十几个队员,已经在后面急疯了。其实他们可以听到我在对讲机里说话,但是我说的都是P话,只是不断重复他们能不能听到,如果当时我说一句:“我们已经向罗中走了”,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随着距离越拉越远,后面就彻底断了联系。

他们甚至把车停下,把所有车灯都关掉,然后站在高处看能不能看见我们车的灯光,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当时他们有两种猜测:第一、我们迷路了,或者车出故障了。这是致命的,因为我们车上已经没有食物,水也只够三个人喝两天,这太危险了。第二、我们被控制了。或许是保护站的人,或许是部-队的人,总之,我们被限制了自由。

这两种猜测都让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当下东方哥的车打头阵,说要抓先抓他,后面一辆车在他后面几公里处尾随,沿着我们的车辙印寻找我们。

一路上路烂不说,还要随时应付汽车的小毛病,这是他们当时清理空滤后的照片,跟面粉厂工人一样……

当然,这些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一想到他们为我们担心的那种心情,简直后悔得死的心都有。真不该擅自行动,该停下来等大家的。




而我们这边,其实也在担心他们。最怕的就是走错路,因为地形复杂,路实在太难走了。我不停地看手机有没有信号,然而走了二十多公里了,别说信号了,连湖心碑的影子都没见到。大蔡哥把车灯打到最亮,我和刘老师一左一右地瞪大眼睛寻找。我有点担心了,别是骗我们的吧?
终于走到29公里的时候,看到一块碑了。我们当下跳下车,一看,原来是沙漠王赵子允的碑。大蔡哥和刘老师给碑前放了水,点了烟,也算是给这位饱受争议的“罗-布泊活地图“一点祭奠。



离开赵子允的碑没多久,终于看到了湖心碑。罗-布泊湖心是进入罗-布泊涸盆者希望抵达的地方,它的出现也是进入罗-布泊的探险者和旅游者日渐增多之故。其实,这到底是不是湖心,至今没有做专业的论证,有专家认为,误差不会太大。
看看这张照片上的大蔡哥,就知道我们此行到底有多艰难。这哪像开车穿越的人,简直跟徒步过来的一样。疲惫不堪,目光呆滞,就跟,传说中的罗-布泊丧尸没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也不忘扛起红色兵团的大旗,一路走来,红色兵团真的了不起!!




一路狂奔,终于上了公路,然后还是没有信号。又走了一段,我的手机终于有信号了,大蔡哥专门把车停下,我拨了好几遍,终于拨通了大部队的卫星电话,然而一接通,就挨了队长劈头盖脸一阵训斥,把我吓得直接把手机递给了大蔡哥。大蔡哥给他们详细讲了我们一路看到的东西,还讲了看到一个红色的空滤盒子就右转。知道他们都安全后,我们一颗心放了下来,而他们的感受也是一样,接到我们的电话,简直高兴得不得了!!




又走了一段,看到钾盐矿的灯光了。手机信号满格,各种短信、微信瞬间汹涌而来,要没电了,无法一一回复,我只有发个朋友圈报平安。
到了小镇,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先去加油站,漆黑一片。大蔡哥跑进去敲门,人家告诉我们,在罗-布泊镇,加油站晚上9点就停止营业了。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大部队,说没法加油,问他们的车能不能跑到,回答是勉强可以。事实上,到半夜三点,他们才到,有几辆车都跑得是一滴油都不剩了。

我们三个找了个川菜馆吃饭,我吃了两个大馒头,饿坏了。



住进整个小镇唯一的宾馆,人都要散架了。我的头发全部打结,用了四袋洗发水才洗干净。本来以为倒下就可以睡着,但是居然失眠了,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始终回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有开心,有郁闷,有失落,有绝望,但更多的,是感动。在困难面前,你才能体会到相互关爱、相互信任、相互配合、团结互助的重要性。真的很感谢红色兵团带我体验了这次不一样的旅程,至今回想起来,都像做梦一样。





第二天起来一看,说是一个镇,其实就这一栋大楼。

走吧,没有任何遗憾,没有任何后悔,骄傲地离开。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我说哪有那么多理由,想去就去了呗,就跟你想吃羊肉串一样。







仅以此文献给所有红色兵团的兄弟们。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主题

1228

帖子

1265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5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3-2-7

实名认证
认证信息查看

发表于 2016-5-4 10: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7

主题

4303

帖子

4388

积分

正八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388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2-8-21
发表于 2016-5-4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了.顶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734

帖子

882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82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0-4-21
发表于 2016-5-4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85

帖子

889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89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6-4-26

实名认证
认证信息查看

发表于 2016-5-4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1268

帖子

3096

积分

从八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3096
虚拟币
9000 个
注册时间
2009-8-19
发表于 2016-5-4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惊险的旅程,也是艺高人胆大。如果找个石农带路会好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8

主题

3067

帖子

3203

积分

贵宾

Rank: 5Rank: 5

积分
3203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2-11-10

实名认证
认证信息查看

发表于 2016-5-4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棒!看到“新疆”两字,就亲切,可惜,没有时间,回不去了。
本人空间所上传照片均为原石,未经过任何处理(只有水洗过,少量以BB油保养)。石友有意请交流。祝各位石友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5166

帖子

2523

积分

从八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523
虚拟币
500 个
注册时间
2014-5-22

实名认证
认证信息查看

发表于 2016-5-5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就一个体会:活着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4262

帖子

3405

积分

从八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3405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4-1-7

实名认证
认证信息查看

发表于 2016-5-5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抑郁症应该治好了,呵呵。。。危险的旅程,下次可别去了!记住探险但不要冒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5

主题

4907

帖子

5627

积分

从七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5627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5-2-28
发表于 2016-5-5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兵团的探险家们都是好样的!二十多年前、近三十年了也有罗布泊迷路的经历,你们去过的地方有的也去过。看到新疆两字就倍感亲切 。只有经历过磨难的人,才会知道珍惜当下。你们探险的经历,将会使你们 在人生 旅途中受 益匪浅。祝贺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6

主题

4835

帖子

4197

积分

贵宾

Rank: 5Rank: 5

积分
4197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14-12-18
发表于 2016-5-5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棒啊,还一直以为楼主是个汉子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689

帖子

879

积分

从九品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79
虚拟币
0 个
注册时间
2008-8-31
发表于 2016-5-5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中国奇石网论坛 ( 苏ICP备05072850号

GMT+8, 2018-10-19 13:28

Powered by 中国奇石网

©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